18700917001

农村娃用一套APP,聘请一百个女员工,月盈利5000万,互联网灰色产业链的传奇一幕。
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浏览量:331 来源:

互联网哲人说:凡是有荷尔蒙的地方,就有流量,就有财富。2018年的某一天,阴云密布,阿江(化名)不会想到,这只是他深陷圈套的开始。恰巧,阿江的荷尔蒙正无处安放,而在互联网上,还有3000万个和他一样的年轻人。


阿江来自云南一个偏远山区的农村,在上大学前,他从来没有来过省会。凭着农村孩子的刻苦努力,他大学考上了一所在当地口碑不错的普通二本,在阿江的家乡,能够考上本科就是一件非常厉害的事情,算上三本,整个小县城只能有不到一百人考上本科。阿江有一个女朋友,但是毕业后就因为阿江太穷,转身投向了大七岁的“成功人士”怀抱。职场失败情场失意的阿江将情感寄托在网络世界中,先后下载了陌陌、探探等一大堆陌生人社交软件,毫不意外地,没有人能够看得上一穷二白长得也不好看的阿江。


后来,阿江在软件商店下载了一个号称“全部真人实名社交”的软件,没想到,刚刚注册不到五分钟,就有十几个女生主动给他发消息,问他“要不要约会”,和他说“好寂寞,想要找一个男朋友”。阿江回忆道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直接的女孩子。有的甚至直接发来了语音,那娇嗲嗲的声音让阿江心猿意马,恨不得马上和这些女孩见一面。但回复这些消息,先要充值69-500块的会员费,阿江充了69的会员、很快通话名额就用完了,但其他女孩还是不断发来消息。他为了能够继续聊下去,只能一步步的充值到最高的会员等级,而且通话的时候还要刷礼物给女孩子。


f6477000a895c3d3c391bc47ac58d4ec.jpeg



软件充值的套路,有些还有拼团裂变的玩法。当然,充值了会员之后,并不是一劳永逸,还需要交一些名目各异的费用,当他意识自己到被骗了的时候,已经一万多块出去了。阿江和我说起这件事时,出于互联网人的本能,我就深入体验了一下这些色流产品,没想到竟然发现,这些产品背后,有一条极为完整的产业链,和大多数人想象的不同,这个链条从一开始就有正规公司的参与,甚至还有专业的网红公会,组织旗下的女主播参与其中。为了起底这个黑产背后的逻辑,我卧底其中3周,花费400多元,窥到其中别有洞天。

  

我很少写黑产,这可能是我第二篇写黑产的文章。第一我没有半佛仙人那样的勇气,敢于把黑恶势力抖得底裤朝天,特别深的层次我是写不了的,写一半藏一半不够痛快,索性不写;二是我涉世尚浅,坚信世界美好,更愿意把积极乐观的情绪传递给读者,不过有时候也一想,作为一名95后,我们身上肩负着互联网时代的责任和使命,把一些害人作恶的勾当曝光出来让大家少受些蒙骗,值当。调查是我的朋友潘达做的,他是一位活在报纸时代的互联网从业者,虽身处互联网行业,但一不写公众号,二不发抖音,甚至朋友圈中,也只有偶尔兴起的寥寥数语。但他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,钻牛角尖的人都比较可怕,认准了一个事情,就要死挖到底。第一部分中的“我”,就是指胖达。当他找到我说起这个链条时,我不以为然。假装女生撩骚骗人在互联网上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套路了,以前微信漂流瓶没下线的时候,把性别改成女,随便扔一个“嘤嘤嘤”的瓶子,就能收到一大堆不堪入目的图片和污言秽语,稍微加几个好友,就能骗不小的红包。灰产操盘手都是成千上百的群控微信,每天收获颇丰。


beb19572ecda032492f4724953f88097.jpeg


但潘达跟我说,骗子们为了高效、精准的骗人,把本来繁琐的一套骗术流程化。这个黑产链上的每个人都是螺丝钉,大家各司其职、分工明确、警惕性高、机动性强、花样繁多。做的好的,三四个人一天下来基本能有上万的流水,堪称暴利。而且很多人并不知道其中套路,还在源源不断地上当,我们尽一些微薄之力,能渡一人是一人。流水线式的机械化诈骗,分工明确的高超骗术,其中甚至不乏一些专业化的公司,如此多的人和技巧,就为了对付你一个人。互联网哲人又说了:在这个时代,只要想骗你,有一千零一种方法,总有一种让你防不胜防。这不,连巴菲特老爷子,都被“坚定的价值投资者”给忽悠到餐桌上了吗?对普通人来说,互联网的韭菜只有被反复收割的命运,实在榨不出来,就打着温存的名义连根拔掉。

  

整个环节其实相当简单,骗子会在淘宝上买几十套美女的私房照片,然后再买一个社交APP的源码,招募一些全职或者兼职的女员工,摊子就支起来了。接着就是在各个应用商店投放APP,被封掉就换个马甲继续上。几乎什么都不用做,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用户涌进来,一些勤快点的团队会投投广告做做推广,当然,他们的用户就进来的更多。新用户注册之后,会先要求授权定位、相册、通讯录的权限,然后系统会直接用一大堆女生的头像ID给新用户发消息,造成一种假象,诱导用户充钱回复。用户充钱之后,就可以获取一定的聊天额度,感谢科技发展,普通对话都可以用机器人来应付,人工只需提前把准备好的语音和话术套进去就成。个别处理不了的对话,就会有员工人工介入。


很多聊天都是机器人“代劳”,用户付费回复后,骗子就会基于GPS来给你智能发送就近的地址,造成一种女孩就在你附近的假象。用户充钱到一定程度,有了语音电话和视频聊天的需求,这个时候就会有专门的女员工陪聊。这个骗局最让人震撼的,就是一环套一环,环环相扣,而且我没有想到,这个骗局中引入了大量包括AI在内的技术成分。与此相应的,几乎每一个环节都会专门的服务商,每一个服务商的背后,又是一套又一套的骗局。


7bcdebe7a465ed75b4736066e78c68bd.jpeg

  

 

要成为网红达人吗?只要你想,就有机会!”所谓的星探四处游说,让那些做着网红梦的姑娘们蠢蠢欲动。芳芳(化名)甚至一度以为,明天公司就要开始捧她了。芳芳19岁从一所卫校中专毕业,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她平时喜欢看看直播,觉得那些职业主播每天就聊聊天,就有很多人打赏,简直太好挣钱了。突然有一天,微博上有个人私信她,自称是某网红孵化基地的星探,看了芳芳发在微博上的自拍,觉得她很有前途,打算把芳芳“孵化”成网红。这个消息如同河上的水坝,生生地把芳芳的生活拐向了另外的轨道。经过和“姐妹们”的讨论,大家都觉得这是个改变命运的好机会,那个同样毕业于卫校的闺蜜说:“去试试呗,反正也没坏处。


在去往北京的火车上,芳芳脑子里满满都是自己直播时礼物哗啦啦的场景。北京西站下车,接站的人开车把她送到燕郊一处独栋小院。很快,一名工作人员过来,告诉她今后没有公司的安排,不能在任何社交平台上发布自拍。想成为网红的第一步,就先从“图片网红”开始。也没签个合同什么的,芳芳的工作就开始了。每天都有人给她化好妆,本身就算精致的芳芳,化妆后能有七八分颜值。然后一个摄影师来给她拍摄一大组照片,都是比较生活化的构图,公司告诉她这是为了塑造人设,要把她打造成邻家女孩的样子。


刚开始的几天,芳芳还蛮开心,化妆拍照,像个网红的生活。可后来越来越不对劲,照片拍了几千张,拍摄的尺度越来越奇怪,今天摄影师让她摆个“欲拒还迎”的pose,明天让她“半露酥胸”,尺度越来越大,开始做网红却还是遥遥无期。很久以后的一天,芳芳才意外得知,她的图片都成套成套的供货淘宝,卖给各种各样的人去做各种各样的用途。其中有一种用途就是被用在社交软件上,“塑造人设”“勾引客户”了。芳芳后来也不愿意拍那些令人害羞的图片了,公司又给她一条出路,转去做“私人直播网红”。“网红?那我是不是能开始直播了?”“可以这么理解,只不过你是只给一个人直播,为他私人定制直播内容,这样更容易赚大钱。现在不是流行什么私域流量嘛,你这个就是,大有前途。”虽然芳芳听不懂什么叫“私域流量”,但她还是打算试一试,毕竟在这里都待了快半年,什么也没捞到,她心有不甘。

  ea33005b8e2475b19f767f445973c57b.jpeg


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推动了直播经济的崛起,产生了一个新的职业“网红”。无数女孩做着光鲜亮丽的网红梦,却一步又一步走向骗局。孵化和运营网红的机构一般叫MCN,过去也叫公会,但在这个行业,只有头部腰部的一些MCN才有钱可赚,更多的底层小机构挣扎在濒死的边缘线上。穷困自然要思变,一部分机构为了生存,开始进入这个灰色的圈子,当然也有一些公会,从成立起,就打算做这互联网上的皮肉生意。过于不正规的公会我们暂且不说,我们就聊一聊没那么不正规的灰色机构。


芳芳转到“私人直播网红”后,分配到的任务是在一个不知名的软件上和一个人打电话。主管和她说,就是和你看到的那些网红一样,普通聊天,没什么注意事项,偶尔暧昧一些就行。芳芳的收入按和电话那头的人聊天多久决定,累计通话一个小时分成9块钱。芳芳听和她一起的同事说,还有一个视频聊天组,她们运气好的话,还能收到对方的礼物打赏呢。我们在调查的时候发现,用户和芳芳这样的语音主播聊天一小时,平均要花出70块钱。某种意义上,这些机构说的“私人直播网红”好像没什么毛病,就是分成给的少点。机构也不需要这些女主播刻意去骗,只要聊的时间够长就行。这些无知的女孩没有错,直播公会和操盘手两头收割,做着网红梦的女孩儿也成为了受害者。

  

整个故事最可怕的,是其中成型的欺骗产业链。从操盘手、运营者,到专门贩卖信息和照片的淘宝商家、APP开发团队、自动聊天机器人开发公司,专门的人工陪聊团队,再到照片中的女孩、摄影师、应用商店的“内线”,都裹挟在这张大网中。互联网时代的网状协同,带来协作方式的巨大变革,在这场骗局中展现的淋漓尽致。我们日常中常见的软件,都有可能成为灰色犯罪的背后推手。整个流程都已经成为闭环,最需要操心的,就是引流到骗局中。


新版.jpg

服务热线

18700917001

微信号